芳草庭

美国大选

杰布布什Vs希拉里克林顿。布什家族是要向李寻欢学习,搞“一门三总统”么?虽然听起来没有“一门三探花”那么风流倜傥,也为后人编纂种马小说提供了极好的钉子呢。话说美国的大选才是蒸民主啊!看,人家不歧视穷人,也不歧视富人:不歧视黑人,也不歧视白人;不歧视总统他儿子和弟弟,也不歧视总统他老婆~

医荷

“对面没有人,你会不会停下来计较。”突然想起谢逊骂“贼老天”。

深空•游牧族:

乐趣,来源于自身的圆满,而非外界的点评。
但我们的感情,怎么都在别人那里?

关于使用贬义词评价Ta人作品的行为,我从来没有干过。我干的,是对生活在某种氛围里沾沾自喜的人的刺激,以前是这样说的,
『痒』有些人以混沌、无自制力为逍遥、不羁,说话以下作、低俗为主要语素,殊不知,有逍遥者以四海为家,日月为扃,山石为枕,光阴为衾,浮游于天地之间,徜徉于窠臼之外,不囿于当代制约,不沦为愚昧樊笼,敢于开辟格局,生而担当向远,一句话升起一个星辰,一句话痛斥麻木不仁。


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空船上的风声;
对面没有人,你会不会停下来计较。
这是佛教的说法,我觉得这句话要现实一点理解。我是随身带着手术刀的人,有两个原则:
不和比自己差的人计较。
让他们感受到灵魂差距的存在。


现在,做比说要重要。站在一个社会地位的高度上,那么之前大家用心营造的逆势都会争先恐后倒戈趋之若鹜。所以就来吧,没有比现在更适合成为真正的强者的时机了。


另,一个应该被公认的情况是,作为人的这部分的缺憾,只到达得了生人;它们在熟悉的人那里是像泉水一样转弯的。
是生人,还是熟人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仅此。



这绝对是最神奇的穿越电影

文艺社:

(转载)


事先声明,这部电影绝对可以崩坏我们的三观!堪称史上最神奇的穿越故事!


因为它将时空穿越理念做到了极致,两句台词道出了精髓:“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?”“我的人生就像一条蛇在吞吃自己的尾巴”。


改编自罗伯特·海因莱恩的短篇小说《你们这些回魂尸》。


在美国克利夫兰市有一个孤儿院,1945年的一天早晨,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突然发现床上有一个女婴,不知道父母是谁,但孤儿院好心收留了她,取名叫珍妮。


就这样过了18年,到了1963年,珍妮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

后来,她碰到了一个流浪汉,而且还爱上了那个流浪汉,最后还怀孕了。


珍妮被送进了医院,流浪汉怕承担责任跑了,医生给她检查后发现她是双性人,问她是想做手术变成女人还是男人,珍妮生下了一个女儿,最后想变为男人,以后不再受生育之苦。



但就在珍妮做完手术后,医院里突然出现两个神秘人,把那个女婴抢走了,珍妮找不到那个流浪汉,女儿又不见了,每日借酒浇愁,成了一个流浪汉。


有一天珍妮在酒吧喝酒,碰到个酒吧服务员,两人很谈得来,珍妮把自己的遭遇说给他听,那个服务员说他是一个1985年的“时间特种部队”的成员,来到1978年是时间旅行,只要珍妮加入他们的组织,就可以把他送回去找那个流浪汉负责。



于是,两人就回到了当时珍妮被弄大肚子的1963年。


他们在克利夫兰市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那个流浪汉,可就在这期间,珍妮和一个孤儿院的少女相爱了,还把她的肚子弄大了,珍妮害怕就跑了。


但那个服务员说,他和那个女的所生的不是这个时代的,必须带走,于是他们两个趁那个女的做手术的时候闯进医院里把婴儿偷走。


可婴儿没地方放,于是他们两回到1945年把婴儿留在了孤儿院。


而后珍妮在组织里越干愈好,到了1985年,上头给他派了个任务,让他回到1978年扮成酒吧服务员去找一个流浪汉加入组织……


看明白了么?一般人需要看两篇才能看懂!


这个电影只需要一个演员有木有,所有角色都是一个人。


自己搞了自己,然后自己跑了,留下自己,生出了自己,穿越回来的自己在自己的帮助下,劫走了自己,并把自己放到了孤儿院,然后受命回到过去寻找自己…… 这尼玛是神文呀!


之前有很多人给独立鱼留言,有木有这部电影啊?答案是,有!


片名叫《前目的地》,由《少年时代》的伊桑·霍克主演,预计2015年1月在大陆上映。不过相信这么奇葩的剧情,广电肯定审核过不了。



清早的梦里,有我曾经单恋了很久的人。忽然明白,我的爱意,是在他身旁安睡,愿和他在同一个墓穴长眠。
然而,这只是梦。

陌生人的善意

忽然想起来,十几年前去上海看同学,出火车站后想找公共电话联系对方,但是没有硬币,站在电话亭旁边干着急。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姑娘帮我换了零钱,笑容可爱。

《松烟》观感

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。
在家念书时,父亲的书柜里有本台湾小说集,里面好像收录了林怀民的作品。却没有想到,一个成名男性小说家到了异国,竟然会开始学习舞蹈,并且成为自己的事业新领域。而《松烟》这样的作品,分明又不是非文化人能创作的。艺术果然没有边界,边界只在心意,只在能力。
因为小时候读过《西游记》《红楼梦》,便自以为不是个庸人。然而,当逐渐接触到令人震惊的作品,才发觉我对世界的感知,其实不过雾里看花。再多的间接经验也不敌直接经验,何况我所累积的间接经验,比电视儿童的体验未必高明太多。若想追求阳春白雪,便该日日钟鼓馔玉;若要表现下里巴人,便该体会世事艰难。不高不低,不上不下,不真不假,不伦不类。
我不懂舞蹈的高明究竟应当如何表现。但我被他们深深吸引。女性舞者柔软的肢体,男性舞者布满汗水的肌肤在灯光下胜过珍珠光泽。没有故事,没有情节,我从舞台上看到了变幻的意向:是风吹过山林,是石径上的行者,是锐利的笔锋,是历史的记忆。
是一个老人的幻想。
是我的胡言乱语,心事纷扰。

到底意难平。

其实我真的挺难受的。

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就好像听说“投稿没采用”、“你落榜了”,不过好像沮丧感还轻了不少。

也没是没有一点郁闷或者遗憾,不过也心安了。我这么活泼可爱,自己也能过的开心。